中华网财经7月22日讯,“一方有难八方支援”,在河南省遭遇特大暴雨灾情后,众多企业紧急响应展开支持。据统计,7月21日凌晨起,包括阿里、腾讯、字节跳动、拼多多、美团在内的数十家企业宣布以捐款、捐物等多种形式驰援河南,涉及金额超15亿。运动品牌在内的安踏集团捐赠总计5000万的现金及装备物资,361捐赠价值1000万元现金及物资,彪马捐赠总计500万元现金及物资,斯凯奇中国捐赠现金及物资总计300万元等。

其中,鸿星尔克因低调捐出5000万元物资但并未高调宣传,被网友“心疼”而登上热搜。

鸿星尔克去年月均营收2.3亿 捐资5000万被网友集体“心疼”

网友纷纷表示“感觉你都要倒闭了还捐了这么多”,“怎么宣传下啊宝,我都替你着急”,“宝,你好糊,我都替你着急,买点营销吧,我怕你倒闭”……

鸿星尔克去年月均营收2.3亿 捐资5000万被网友集体“心疼”

鸿星尔克去年月均营收2.3亿 捐资5000万被网友集体“心疼”

值得注意的是,这些年,鸿星尔克不断做出履行企业责任回馈社会的壮举。2013年,鸿星尔克与福建省残联基金会携手,先后捐赠了超过2500万元的爱心物资。2018年5月,鸿星尔克向福建省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捐赠6000万元爱心物资。在今年20周年庆典上,鸿星尔克宣布捐赠1亿元物资用于扶贫助残。据统计,鸿星尔克先后参与了几十项慈善公益活动,累计捐助爱心物资和现金超过两亿元。

作为中国第一家海外上市的运动品牌,成立已有20年的鸿星尔克曾以一句“TO BE No.1”广告语火遍中国。然而由于阿迪、耐克等国际品牌和国内其他休闲服饰系列的冲击,加上自身品牌定位不清晰、营销缺乏新意、品牌逐渐老化等问题,鸿星尔克似乎已淡出市场话题多年。

今年,受新疆棉时间的影响,国产体育品牌再次迎来新一轮的爆发。鸿星尔克这些年“去了哪”?之后还能抓住机会迎风而上吗?

“宝,你好糊,我都替你着急”

根据公司官网显示,鸿星尔克(厦门)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6月。目前,公司大股东、实际控制人、最终受益人为吴荣照。吴荣照与鸿星尔克创立人吴荣光为兄弟关系。

2000年,年仅25岁的吴荣光创立鸿星尔克公司,推出自主品牌“鸿星尔克”。当时国内同行业龙头企业已历经数年发展,进入快速发展期,而鸿星尔克才刚刚起步。凭着“TO BE No.1”这句广告词,鸿星尔克获得了市场的认可和注意。

由于在品牌方面没有优势,加上应收账款问题难以解决,资金严重缺乏,2005年,鸿星尔克率先走上了股市融资的道路,成功在新加坡上市。

随后,鸿星尔克开始赞助国内外网球赛事,先后与上海ATP 1000大师赛、中国网球公开赛、WTA伊斯坦布尔年终总决赛等知名赛事合作,奠定了自己在网球领域专业形象。在网球运动鞋评比中,曾与耐克和阿迪达斯形成“三足鼎立”的局面。

伴随着企业融资和品牌形象建立,鸿星尔克的企业门店量也扩张到了7000家,位列行业前五。

2008年,北京奥运会推高市场热情,鸿星尔克在内的各大鞋企由于对市场过于乐观,盲目扩张,加上选址、管理等不科学,不少店铺陷入亏损。随后,积压如山的库存终于爆发。

在此节奏下,2010财年,鸿星尔克的财报经审计发现,现金和银行存款项目实际只有2.63亿元,虚增现金和银行存款达到11.54亿元。

自2011年2月底开始,因财务数据问题,鸿星尔克股票停止交易至今。期间,鸿星尔克经历了董事会秘书辞职、总裁吴荣照暂时退出管理层等问题,发展计划也遭受到了阻碍。由于鸿星尔克一直处于交易停牌状态,其具体的业绩也未进行公开。

2015年,一场大火又烧毁了鸿星尔克近一半的生产设备。客户订单无法保障,生产一度停滞,货品的断供又导致资金无法回流。吴荣照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“最难的时候手上的现金流还不够支撑一个礼拜。”

在2010年前后,同样遭受低谷的还有同样出自福建晋江的运动品牌安踏、特步等一系列国产运动品牌。匹克自2011年起净利连续下滑三年,股价持续低迷,于2016年黯然退市。

安踏集团曾在2012年的采访中表示,中国体育用品行业的存货问题和大幅打折情况持续。2011年下半年起,安踏已积极的采取谨慎的措施以应对不明朗的市场环境,然而该公司及其零售商的盈利能力仍无可避免的受到影响。安踏还披露,由于该公司2013年订单采取新的批发折扣率,预计2013年第一季度订货金额将通比降低20%至30%的跌幅。

分析师表示,国内体育品牌的收入增长主要是靠外延式扩张和单店增长。外延式扩张指的是不断地开新店。“新店开到一定程度后,这些公司的收入主要靠单店营收,但目前单店营收并不理想,所以有些店会有亏损,甚至关门”。

遭受过风浪之后,鸿星尔克在内的不少国产品牌也进行了反思和休整。

“低调”的鸿星尔克这几年在干啥?

2020年,鸿星尔克发布了品牌营销战略强调“做强县级,做优地级”的渠道下沉方式,并拿出5亿元补贴支持经销商。

此次鸿星尔克重回大众化瞄准了低线城市的定位和渠道下沉的方向。根据其官网显示,目前在售的鞋款中,大多数都在100-200元左右,产品定价较低。

据中国工商时报报道,2020年,鸿星尔克营收达28.43亿元。与现有数据对比,安踏2020年营收355.1亿元,李宁2020年营收144.57亿元,特步国际营收81.72亿元,361营收51.27亿元。

鸿星尔克去年月均营收2.3亿 捐资5000万被网友集体“心疼”

仅凭借卖场形象调整、补贴政策,在疫情期间市场尚不明朗的外延式扩张似乎也是不够的。在三四线以下城市谋求生存是出于“被迫”,还是新的转机,尚待时间的证实。

此外,近年来鸿星尔克在产品科技创新上力度也不断加大。

鸿星尔克去年月均营收2.3亿 捐资5000万被网友集体“心疼”

2019年,鸿星尔克推出首款限量版产品尔克奇弹系列跑鞋,售价499元,被誉为“国内第一双500元内的超大碳板跑鞋”,上市后10秒售罄并在“双11”活动中狂销4万双。

据吴荣照接受中国经济网采访中回忆,鸿星尔克是最早一批全面使用环保胶水的企业,这种胶水对工艺要求很高,技术不过关很容易导致开胶。鸿星尔克攻克技术难关后,便将此技术用在了某国外品牌的产品上。谁曾想,国外品牌采购员得知后“大发雷霆”,认为像鸿星尔克这样的“中国小厂”,不应该开发并应用这样的硬核技术。这样会导致产品易开胶,是没有质量保证的。最后企业在出具了“质量保证函”后,才得以让这批货出厂。最后过硬的技术和质量得到了市场的验证。

吴荣照表示,“没有品牌就没有话语权,这种滋味实在不好受,这更加坚定了我带领企业转型升级、打造自主品牌的决心。”

目前,鸿星尔克手握业内首家通过CNAS认证的国家级鞋服检测中心,并与世界顶级运动研究机构合建一流生物力学实验室。目前公司拥有各类专利272项,其中发明专利51项。

由世界品牌实验室(World Brand Lab)发布的2020年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排行榜鸿星尔克以高达358.36亿元的品牌价值再次荣登榜单,较去年提升13.5%,跃居第181位。

2021年,人民日报发文点赞鸿星尔克的科技成就:“鸿星尔克不断升级和进化科学技术,寻找革命性的人工肌肉材料,奇弹lite系列的诞生,正是鸿星尔克整合多种跑步比赛的实践结果,开创全新数据采集方式接入互联网生态带来的重磅级运动新潮流。”

但值得注意的是,2020年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网站抽查50批次网售童鞋,其中6批次不合格点名鸿星尔克。在1号店自营销售的标称由福建鸿星尔克体育用品有限公司生产(或供货)的“尔克儿童(ERKE KIDS)”牌男童凉鞋(型号规格:73120202143-604/220、213),左脚实测为43邵尔W、右脚为39邵尔W(标准值应在45~65邵尔W),与标准要求不符。外底硬度过软或过硬,都可能对儿童足部发育造成伤害。

在宣传上,近年来,鸿星尔克加大与B站当红UP主、体育圈资深自媒体等微信大号合作,并不断支持体育赛事。目前,鸿星尔克与合肥马拉松进行合作,成为中国轮滑协会战略合作伙伴及运动装备赞助商,进击到长板大师赛顶级战略合作伙伴及指定运动装备赞助商等等。

不过,声量始终有限。2020年3月,“2020上海时装周”在线上开幕,鸿星尔克携全新黑科技产品登上时装周直播,在其微博直播的统计中围观的人数不足千人。

据艾媒数据显示,2020年中国运动服装零售额达到2523亿元,并呈现上升趋势,预计2021年全年,中国运动服装零售额将达到2696亿元,相比2020年增长6.9%。

2021年,据天猫发布618运动户外品类成交数据显示,国潮运动品牌预售成交额同比去年增长超500%,会员量同比增加超60%。安踏、李宁、匹克、特步以及361占据品牌、店铺成交额前五。

2021年6月17日,安踏体育发布2021年中期财报预喜,预期2021年中期经营溢利增长不少于55%,即经营溢利有望突破55.8亿元(2020年中期约为36亿元)。

2021年6月25日,李宁公布了公司上半年的财报盈利预喜。李宁2021上半年预期净利不少于18亿元人民币,净利同比涨163%,收入增长超过60%,远超市场预期。

在机遇面前,鸿星尔克要把握好品牌定位、发展战略、产品品质把控、营销推广,或许还有一段路要走。但无论如何,“国潮风”下,市场对国货品牌的呼吁声浪正逐步高涨。鸿星尔克此后能否配得上消费者的期待和国家名片的称号,中华网财经将持续关注。